李泽言和方应看的蘑菇喵喵🍄

全职妈妈||李泽言||方应看||忘羡||聂瑶||忍岳||仙流||静临

【2019李泽言生贺】Sweet Christmas

貌似Lof没发过??

发一下在这里存个档

看过的忽略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

“……我严重怀疑,你在做这份策划案的时候没有带上脑子,这种程度的策划案,哪怕是华锐资历最浅的实习生都能轻松做出来。”

今天是平安夜,你站在华锐的总裁办公室内,对面是戴着眼镜的李泽言,他坐在办公椅上,手中拿着你通宵赶出来的策划案,语气中满是淡淡的嫌弃。

办公室中的暖气明明开得很足,你的身体却觉得寒冷。你咬紧牙关忍耐着小腹中阵阵的酸痛,上前从他手中夺过那份策划,赶在他再次开口前说道,“明白了,重做,对不对?总裁大人?”。

生理期提前来临本就让你措手不及,再加上熬夜赶策划,不用想也知道你现在的脸色一定很不好。

你不顾李泽言惊讶的神色,拿起外衣走出了办公室,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。

“我他妈真是个笨蛋……竟然还对李泽言有期待……”你站在电梯里自言自语,眼眶有些湿润。

电梯停在了一楼,你呼了口气,走出去和熟悉的前台打招呼时,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屏幕正中显示着三个大字,李泽言。

你盯着手机看了半天,最终还是拒接了他的电话,穿好外衣走出了华锐集团大门,打了个出租车回公司。

02

“怎么了?脸色这么差?”安娜看到你进门,被你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,赶紧迎了过来,“哪里不舒服?用不用去医院?”

你摆了摆手,“不用,安娜姐,就是生理期提前来了而已。”

安娜松了口气,帮你冲了杯红糖姜水,让你趁热喝,暖辣的姜水喝下肚,你瞬间觉得好过很多,面色也红润了些。

“去华锐交策划案了?”安娜接过杯子随口问道。

“嗯。”你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打开电脑,“又被怼回来了。”

安娜同情地看了看你,低头小声问道,“你打算今天告白吗?”

你握着鼠标的手一顿,“算了吧……估计我告白了,他也会说……”

你清清嗓子,模仿李泽言的嗓音,“我看你脑子确实不清醒。”

安娜拍了拍你的肩膀表示安慰,回到座位上开始工作,你却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文档出了神。

03

从什么时候开始暗恋李泽言的呢?

这个问题就连你自己都没有确切的答案。

04

你修改了一天的策划案,待从电脑面前抬起头来,窗外已华灯初上,飘起了细碎的雪花。

安娜和顾梦她们早就下班回家了,整间办公室里就剩下你一个人。

你活动了下酸痛的脖子和腰,将修改好的策划案打印出来,装订成册后放进背包里,这才穿好外衣走出了办公室。

你刚走出大楼,就看到李泽言那辆银灰色保时捷跑车停在马路边,而李泽言则站在车旁,肩膀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花,看起来等了很久。

你本想装作没看到,李泽言却立刻注意到了你,大步走了过来。

“怎么这么晚?”他皱着眉问道。

你心里呵呵,嘴上却淡淡地说,“哦,改策划案太投入了,忘了时间。”

“为什么挂我电话?”

“……”你扭过头,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
说来也奇怪,工作之余,你在李泽言面前总是表现得很小孩子气。

李泽言叹了口气,摘下自己的围巾戴在你的脖子上,“走吧,去Souvenir。”

05

你坐在副驾驶上,心里唾弃自己。

明明下决心不要理他,身体却不听使唤地跟着他上了车。

路上有些堵车,车载音响放着巴赫的《Air on the G String》,李泽言手指敲着方向盘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就这样一路沉默着开到了Souvenir门口,蔡老先生为你们留了灯,李泽言停好车,在店门口挂上『Closed』的牌子,带着你走进了店里。

厨房的料理台上摆放着早已处理好的食材,每一样都装在盘子里,用保鲜膜包了起来。

李泽言为你倒了一杯热水,然后穿上围裙在厨房忙碌起来,你捧着热水站在厨房门口看着,早上因为被他批评而生的气突然就消散了。

甚至又把告白的计划提上了日程。

顶多就是被拒绝,怕什么?!

你暗下决心,咕咚喝了一大口水,然后打起了嗝。

“……”李泽言回头看了看你,脸上有些无奈,“别喝太快。”

你红着脸灰溜溜地走到座位上坐好。

06

李泽言的厨艺和他的长相成正比,完全没得挑。

你不出意外的吃撑了。

你摸了摸有些凸出来的小肚子,看着面前的姜饼屋有些为难。

李泽言貌似看懂了你的表情,“拆了吧,吃不完也没关系。”

你还是没有抵挡住诱惑,拆下了姜饼屋的屋顶咬了一口,余光瞥见了姜饼屋里好像有个小盒子。

“咦?”你掏出那个小盒子,是一个用丝带精心装饰起来的红色丝绒首饰盒。对面的李泽言轻咳一声,看起来有些不自在,你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手里的盒子,心跳突然有些加速。

难道……

你的手有些抖,快速拆开了盒子,黑色的丝绒底衬上静静躺着一对耳环,幽蓝的宝石在米黄色的灯光下折射出醉人的光彩。

一只手伸到你面前拿起了一枚耳环,你抬头对上了李泽言的视线,你还是第一次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紧张的神色。

“……要不要戴上?”

你突然觉得有些想笑,拼命压住上翘的嘴角,故作镇定地回道,“送我的?可以问下理由吗?”

“……”李泽言站起身,弯下腰为你戴上了一枚耳环,“戴上它,你的人就是我的了。”

你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魏谦给你看什么奇怪的小说了?!”

李泽言不满地拿起另一枚耳环,“不许笑!”

你含笑看着他微红的耳廓,微侧过头让他将另一枚也戴好,李泽言看着你,神色温柔。

你想要摸摸耳环,却被李泽言抓住手,“戴上了就不许反悔!”

你笑着说,“怎么会反悔呢?你知道吗?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向你告白的呀!”

李泽言看上去有些错愕,大概没想到你会这么说。

“可是你今天居然那么说我!”你站起身,走到李泽言身边,“我忍着生理痛,熬夜赶出来的策划案被你说得一文不值!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拒接你的电话?”

李泽言抿了抿唇,似是感到抱歉。

你抱住他,“不用感到抱歉,我也有错。”

“策划案确实写得很差,我也知道你是公事公办,生理期让我的心情不好,我把这种负面心情带到了工作中,是我的错。”

李泽言反抱住你,你们就这样静静地拥抱了一会儿。

“好看吗?”你摸了摸耳环,“我没看到logo,是什么牌子?”

“私人定制。”李泽言摸了摸你的耳垂,低声说道,“它有一个名字,永恒之心。”

“The Heart of Eternity……”你喃喃道。

李泽言用手捧起你的脸,低头吻住了你。

在你即将沦陷在他的亲吻中时,你听到了他的低语。

“……意为我心永恒。”

——Fin——

评论(5)
热度(52)

© 李泽言和方应看的蘑菇喵喵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