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泽言和方应看的蘑菇喵喵🍄

全职妈妈||李泽言||方应看||忘羡||聂瑶||忍岳||仙流||静临

[忍岳]Thank you for …

第一章

我,忍足侑士,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。

我喜欢牛奶的味道。

那种淡淡的香甜,能让我感到平静安心。

初次遇见那个红毛小子纯属偶然。

那一天,我笑着对转学以来的第4任女友说分手,女孩哭着抱住我问为什么,刺鼻的香水味让我想要呕吐,但是作为一个绅士(即使是伪装的),我还是抱了抱她,说了句抱歉,然后转身离开。

走到教学楼后的樱花林中,我嗅着淡淡的花香,才压下了强烈的恶心感。

在樱花香中,我突然闻到了一丝牛奶的味道,抬起头,看到樱花树上坐着一个少年,明亮得耀眼的红发晃动着,他正拿着一瓶牛奶像看到毒药一般瞪着它。

大概是我的视线太过于强烈,他突然低下头,一双漂亮的暗紫色眸子正愤怒的看着我。

“看什么看!没看过喝牛奶啊?”

他边说边用力摇晃着手中的牛奶瓶,瓶中白色的液体溅到瓶壁上,我笑出了声,他貌似更加愤怒,一个翻身从树上跳下来,然后轻盈的落在我眼前,矮小的身材使得他只能高仰起头才能和我对视。

“笑什么?!”

我低下头,香甜的牛奶味道。

“看过喝牛奶的,没见过把牛奶当成毒药喝的。”

“你!”

上课铃响了,我拍了拍他的头,转身向教室走去,身后的他估计被气得不轻。

微笑着走在走廊上,我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镜,接下来的日子会很有趣了,因为我找到了一只有着牛奶味道的红毛小野猫。

开学的第3周,我拿着申请表到网球部报道,在教练的桌子上散乱着几张部员信息表,然后我看到了那只红毛小猫的照片,迅速扫了几眼,我的笑容又扩大了一些。

向日岳人,和你的平静生活告别吧。


迹部拿着网球拍向所有的网球部正选挑战,我站在一旁看着学长们逐一的被击败,不经意间又闻到了牛奶的味道,回过头来,果然,那耀眼的红发随着主人的动作轻快的在风中跳跃着,他看到了我,明快的笑容在那巴掌大的小脸上凝固了,紧接着,紫色的眸子越瞪越大,然后“哼”了一声撇过头去,蹦蹦跳跳地走到一个有着鹅黄色卷发的男孩子身边。

“喂!在看什么?”迹部挑着眉毛问我,“笑得活像一只看到猎物的狼。”

“啊,是呢,确实有好的猎物。”

迹部顺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,“那个红毛小子?”

“呵呵,谁知道呢?”

后来,我从那个叫慈郎的男生那里听说,向日岳人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牛奶,但是为了长高却不得不每天喝下三瓶牛奶。

怪不得,他的身上总是有着淡淡的牛奶香。

从那时候开始,我每天中午都会到那片樱花林中寻找牛奶味的小野猫,调戏一下,然后看着他赌气似的灌下整瓶牛奶,再然后,我整个下午的心情都非常好。


“加奈子。”我抚摸着怀中女孩的长发,“下次换个别的味道的洗发水吧。”

“诶~~?侑士不喜欢玫瑰的味道么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就换成薰衣草味道的好了。”

我在心里叹了口气,脸上还是绅士的微笑,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“什么?”女孩震惊的从我怀中抬起头来,“侑士,不要这样,我们才交往了5天啊。”

“5天已经很久了呢。”我松开双臂,拍拍女孩的头,“你会找到比我还要好的男人的。”

女孩咬了咬唇,红着眼睛跑开了。我摘下眼镜,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头,玫瑰那刺鼻的香味似乎还围绕在身边。

“哼哼。”身后响起冷冷的嘲笑声,我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向日岳人,因为那熟悉的牛奶味道。

“说什么不喜欢玫瑰的味道,我看你是拿这个当借口好和她分手吧?”

“我真的不喜欢那种恶心的味道。”

“切。”

“真的。”我笑眯眯地转过身,看着他喝下牛奶,“我喜欢的是牛奶的味道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?”他像看到怪物一样看着我,“你怎么可能喜欢这种讨厌的味道。”

“我说的是真的啊,啊啊~尤其是小岳人身上的牛奶香,怎么办?我好喜欢~”我抱住他蹭蹭。

“放开我!你这只关西色狼!”

他红着脸挣脱我的怀抱,整理着被我弄乱的外衣。

“关西色狼?”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。

“转学两个月,和16个女生交往过,而且不论年级班级,甚至连年轻老师都不放过,你不是色狼是什么?”

“女孩子是美丽的,我只是用这种方式来衬托她们的美丽。”

“色狼!”他瞪了我一眼,转身跑开。

被当成色狼了呢……

我摸着下巴看着他跑远的身影,看来我要做些什么才能不辜负这个称号。


校园生活总是过得很快,转眼间这个学期已经过了一半,我也已经成为了网球部的正选。

我走到球场中蹦跳的他的身边,微笑着说。

“小岳人,要不要和我试着组双打?”

他看了看我,意外地没有反驳。

“好啊。”

接下来的对打练习,我和他组成搭档对阵三年级的学长们。

他很适合打前场,永远也停不下来的活泼身影在前场蹦来蹦去,而我负责在后场搞定他接不到的球。

一局下来,7-5,对于第一次组双打的我们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,但他还是不够满意。

“讨厌,竟然输了。”

“没关系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他瞪了我一眼,什么也没说,收拾好东西耷拉着小脑袋走出了更衣室。

“喂。”迹部换好了衣服,皱着眉对我说,“这么迁就他不累么?”

“啊,是有一些累呢。”我笑着锁好衣柜,“景吾,皱眉这个动作真是不适合你。”

迹部没有说什么,只是高傲的甩了甩头发,走出了更衣室。


第二天中午,我找遍了整片樱花林都没有看见那个红色的身影,正疑惑着,教学楼顶楼天台那里一闪而过的红色让我松了一口气。

来到天台,他正坐在栏杆上,双腿搭在外面晃啊晃,看得我胆战心惊,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摔了下去,于是悄悄地靠近他,趁着他不注意把他抱了下来。

“啊——!”他显然是被我吓到了,苍白着脸色回过头来。

“抱歉,不过刚刚那个姿势很危险啊,很容易摔下去的。”我放下他,做了一个‘我好怕怕’的动作。

“哼,我怎么可能摔下去?”

“是,是,小岳人最厉害了。”

“喂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组双打吧。”

“我们不是已经是搭档了么?”

“说的是。”他转过身,充满自信的明媚笑容又出现在了那张娃娃脸上。

“呵呵,小岳人,从今以后,请多指教。”

“请多指教,侑士。”

我发现我爱极了他用那种俏皮可爱的上扬尾音说出我的名字的感觉。

评论(5)
热度(17)

© 李泽言和方应看的蘑菇喵喵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