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泽言和方应看的蘑菇喵喵🍄

全职妈妈||李泽言||方应看||忘羡||聂瑶||忍岳||仙流||静临

【聂瑶】谣言 16

现代架空背景,同性婚姻合法 

娱乐圈paro

短篇轻松向,无虐,OOC到飞起,HE

没写过娱乐圈文,有啥bug大家就当没看见~

聂·影帝·明玦X金·新晋小生·光瑶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光瑶第二天一早就拎着行李坐上了苏涉开来的车,离开了剧组。

“你六月份的通告不多,除了一周后开拍西装广告,我还给你接了个综艺节目,趁着热度还在,要努力出现在粉丝视线里。”苏涉驶离酒店停车场,开出了影视基地,直奔机场,“莫玄羽那边回信说想和你见一面,我帮你约了六月底,这一周你可以休息一下,等电视剧开播后,有的你忙。”

金光瑶毫无偶像形象地瘫在后座,拿着手机刷微博,罗青羊从副驾驶回过头来,递给他一根棒棒糖,他撕开包装放进嘴里含着,右边腮帮子鼓起一块。

【汪叽一声就哭了:妈惹!这个白发瑶!我已经死了!!】

【高举聂瑶大旗不动摇:天啦噜,聂大的眼神太温柔了!】

【秀秀还不开新文:我现在就开始期待电视剧了!!助理小姐姐求每天都拍瑶瑶给我们看!】

“罗小羊!你又偷拍我!”金光瑶嘎嘣一声咬碎了棒棒糖,揪了揪罗青羊的马尾辫。

“呀!”罗青羊连忙护住头,“替你维持热度嘛……”

苏涉趁着等红灯,瞥了眼两人,心累的叹了口气。

飞机到达S市时,已经是下午两点钟,苏涉这次吸取了教训,安排金光瑶走了VIP通道,避开了可能来接机的粉丝们。

苏涉和罗青羊将金光瑶送到金家的别墅,然后和他告别,金家的管家李叔帮他把行李一一搬进门,金子轩不在家,金父金母正在国外旅行,只有金子轩养的一只加菲猫在客厅踱来踱去,看到金光瑶回来,加菲猫喵喵叫着走过来蹭他的裤脚。

“我放了洗澡水,小少爷去泡个澡吧,解解乏。”李叔帮他把行李归置好后,走回客厅说道。

金光瑶打了个哈欠,揉着眼睛应下,抱着加菲猫回到了房间。

他脱掉衣服泡进浴缸里,舒爽的叹了口气,加菲猫蹲在马桶盖上玩着自己的尾巴,他放松了一会儿,拿起手机拍了张猫咪的正脸,又自拍了一张上半身,发到了微博上。

【金光瑶:(≧^.^≦)喵~[图片][图片]】

【朱砂痣白月光:天哪!看!我!刷!到!了!什!么?!】

【天天都要吃刀子:prprprprpr想日!!】

【舔屏中勿扰:这个素颜!这个luo体!妈惹!我又要换手机屏幕了!】

【搞事小分队:emmmmm……只有我的注意力在瑶瑶锁骨上的那块红色痕迹上吗?……emmmm……】

【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:……噫~】

【瑶瑶是糖甜到牙疼:脑补十万字小黄车……】

不知道自己的自拍在粉丝群里掀起了多大的浪潮,金光瑶看了看时间,点开与聂明玦的对话框,打开了视频通话。

对面很快接通了,屏幕晃了几下,露出了聂明玦的脸。

“阿瑶?到家了?”

“嗯……”金光瑶将手机靠在墙上,自己则趴在浴缸边缘打了个哈欠,“你还在片场?”

“补几个镜头,已经完事了。”聂明玦点点头,人有些晃,那边的嘈杂声渐渐小了很多,背景也换成了卫生间的隔板,“别泡太久,小心着凉。”

“知道啦~”金光瑶点点屏幕,指尖上的水珠落在聂明玦的鼻尖上,看着有些好笑。

“大哥~我腰好酸啊~”金光瑶用指尖描摹着屏幕上聂明玦的轮廓,“接下来一个月我们又要两地分居啦……”

“嗯。”聂明玦目光柔和地看着屏幕中的爱人,“今年这部剧拍完后我的通告就不多了,到时候带你出去玩。”

“好呀。”金光瑶抹了抹屏幕上的水珠,“自从你出道之后,我们好久没有单独出去旅行了。”

“不是去过格鲁吉亚?”

“呸!”金光瑶翻了个白眼,“去是去了,结果不还是每天都被你压在chuang上蹂躏?根本就没有去滑雪!”

聂明玦笑笑,看了看时间,“好了,我要出去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“好吧。”金光瑶挥挥手挂断视频。

聂明玦收起手机走出隔间,回到片场找聂怀桑,没有注意到他走了以后,旁边的隔间里走出一个人,那人按下手机的暂停录音键,得意地笑了笑。

金光瑶在这一周里除了每天必要的维持身材的锻炼,几乎都是瘫坐在懒人沙发里玩手机,金子轩嫌弃地要命,“你不用工作吗?!”

“这周休息。”金光瑶敷衍地回答,手机里的小人三连跳来到了终点。

金子轩:好气啊!

嫌他碍眼的金子轩喝掉咖啡,拿着车钥匙出了门,他和江厌离约好了去挑婚纱。

金子轩出门后,家里又剩了他一人,他放下手机,看着天花板。

“一个月啊……”

一周后,苏涉开车接他到了机场,直飞Y城。

下了飞机后,N.Y.集团有专人为他俩接机,马不停蹄地赶往集团的广告拍摄棚,威尔森正在和人说着什么,看到他来了,招呼他过去。

金光瑶看着威尔森对面的人,惊讶地无视了威尔森,“大哥?!”

“……”聂明玦看上去也很惊讶,他看向一脸得意的威尔森。

“哈哈哈,怎么样?是不是很惊讶?”威尔森哈哈大笑,将手里的剧本给了两人各一份,“先看看剧本,找找感觉。”

说罢,调皮的挤挤眼睛,转身去和他的团队沟通拍摄事宜。

金光瑶将手中薄薄的两页剧本看完后,无语的揉了揉太阳穴。

爱莉安娜将两人带到化妆间,造型师早已等在里面,见到两人后迅速的摊开工具,按照威尔森的设定给二人化起了妆。

今天先拍静态图片,三天后要到外景地拍摄一段五分钟左右的完整广告。

当金光瑶从化妆间里走出来后,威尔森得意地说道,“我果然没看错人,你真的很适合优雅系列的服装。”

那边聂明玦也做好了造型,原本就极短的短发被造型师抹上了发蜡,看上去十分的霸总。

“OK,先拍合照,一会儿拍单人。”威尔森说完,示意灯光师准备开始。

金光瑶身穿白色西装背身站在办公桌后,头扭向老板椅,眼睛看向坐在椅子上,身穿黑色西装办公的聂明玦。

“金,眼神再热烈一点儿,Ok!就这样!”

威尔森举着相机不停地拍着,时不时让两人变换姿势,口中赞叹不已,“太棒了!你们两个人是我见过契合度最高的搭档了!”

拍摄进行了一天,金光瑶的脸都要僵了,只得摆出一副面瘫脸来缓解面部酸痛的肌肉,苏涉在一旁帮他揉着肩膀。

威尔森走进化妆间,“照片全部修出来估计要一周的时间,我把底片拷给你们了,你们留着做纪念吧?顺便一提,你们真般配!”

聂明玦接过他手中的u盘,道了谢。

威尔森又嘱咐了几句,提醒他们三天后不要迟到,这几天保持充足的休息,让精神状态饱满之后就离开了。

聂怀桑从外面进来,递给他们三个可爱多,金光瑶挨个看了看,自己留下巧克力味道的,剩下的分给聂明玦和苏涉。

聂怀桑嫌弃道,“阿瑶,你从小就喜欢吃巧克力,不腻吗?”

“不。”金光瑶冷酷的扯开包装纸,咬了一口巧克力脆皮,“这世界上,只有巧克力和蛋糕才是永恒的。”

说完后,他想了想,又补了一句,“好吧,还有你大哥。”

苏涉、聂怀桑:汪汪汪汪汪???

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被屏蔽我就拜拜🙃🙃


评论(6)
热度(73)

© 李泽言和方应看的蘑菇喵喵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