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泽言和方应看的蘑菇喵喵🍄

全职妈妈||李泽言||方应看||忘羡||聂瑶||忍岳||仙流||静临

【聂瑶】谣言 15

现代架空背景,同性婚姻合法 

娱乐圈paro

短篇,轻松向,无虐,HE

没写过娱乐圈文,有啥bug大家就当没看见~

聂·影帝·明玦X金·新晋小生·光瑶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万绝山天魔宫外。

陆绝与陆宜修缠斗在一起,长枪与长刀碰撞在一起,迸出金色的火花。

“大哥,今天你我二人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

陆绝说完,仰天长啸一声,额间暗红色的魔印变得鲜艳起来,他的周身萦绕着淡黑色的魔气,四周修为低下的修士们无力抵抗,被他迸发出的气势逼退。

陆宜修运起灵气,霸下感应到主人的战意,自动脱鞘而出,嗡鸣不止。

“阿瑶呢?!把他交出来!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陆绝架起长枪抵住陆宜修的一击,“他?一个背叛了宗门的叛徒,大哥找他做什么?!”

“交出来!”

霸下又迫近几分,陆绝顺势撤力,闪退到几步开外,“大哥还真是心急啊。”

“不过,晚了,你的阿瑶,在万魔阵的阵眼中,你救不了他了。”

陆宜修闻言一惊,想要越过他直奔天魔宫禁地,却被长枪拦住。

这厢陆宜修被陆绝缠住无法脱身,另一边的宇文轩也被天魔宫的宫主苍梧拖住了脚步,而陆宜修的师父太清真人则趁机前往天魔宫禁地,破坏万魔阵。

太清真人赶到禁地时,孟瑶正身着红衣,披散着长发坐在血池中央的尸骨堆上闭目养神,听到脚步声后睁开眼,露出了一个清浅的微笑,更映衬得眉间的朱砂痣鲜红不已。

“师父。”

“……”太清真人心中酸楚,“瑶儿。”

“……师父,您说的对,瑶儿心魔已深,今后将无缘仙途了……”

“我的孩子……”太清真人闭上了眼,抑制住了泪水。

“……大师兄他……还好吗?”

“他就在这里,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“师父……”孟瑶看向前方,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迷茫,“我真的错了吗?……”

“不,你没有错,是师父错了……”太清真人叹道,“师父这就带你回清河宗。”

“想走?!”苍梧赶来,狠声说道,“本宫这就拿你们祭阵!”

太清真人祭出法器拦住了苍梧,苍梧咬牙切齿道,“好个重伤闭关!太清真人,我居然被你骗过去了!”

两人缠斗在一起,此时,湛蓝的天空逐渐被乌云笼罩,天际隐隐闪过几道惊雷。

陆宜修击退陆绝后,也赶来禁地,见太清真人被苍梧缠斗得脱不开身,御起霸下加入其中,师徒二人联手,苍梧逐渐力不从心,眉间愈发狠厉起来。

陆绝随后赶来,长枪已在之前的对战中被霸下斩断,失了本命仙器的他看了看缠斗中的三人,又看了眼阵中的孟瑶,仰天大笑一声,以指为剑,灵气划在身上,鲜血迸发而出,他以自身为符,在身体上划下了驱魔引的符文,随即投身血池。

就在陆绝落入血池后的瞬间,天魔宫的上方落下数十道惊雷,凄厉尖锐的叫声回荡在万绝山,浓郁的魔气自血池内散发出来,来自各大门派的修士们惊恐地看向禁地的方向,各个宗门的掌门见状,连忙击退眼前的魔修,往血池奔去。

血池内爬出了数以万计的魔人,容貌丑陋身形扭曲的魔人们大张着嘴,露出尖利的牙齿,无声的咆哮着。

“不好!万魔阵被催动了!”太清真人以剑气逼退苍梧,飞身欲前往阵中破坏阵眼。

“万魔阵一旦启动,是不可能停下的。”苍梧抬手擦掉嘴角的鲜血,猖狂的笑道,“除非,阵眼中的人自废修为!”

话音未落,霸下劈至眼前,苍梧狼狈地躲开,“哈哈哈哈!你们正道之人不是要拯救苍生吗?”

“只要废了孟瑶,万魔阵就能停下。”苍梧看着太清真人和陆宜修,“可是,你们舍得吗?”

修为到了孟瑶那般,废掉修为,就相当于杀掉孟瑶。

另外几个宗门的掌门杀了进来,看到那些魔人,震惊了一瞬,随即祭出仙器开始斩杀它们,但几人之力不足以杀掉所有的魔人,血池中还在不断爬出大量的魔人,它们爬出血池后慢悠悠地站立起来朝天魔宫外走去。

万绝山上的雷光更盛,每道雷从一开始的树枝粗细变为碗口粗,威力一道强过一道,禁地里传来的哭嚎声愈发尖锐刺耳。

“遭了!”太清真人朝其他几名掌门喊道,“是魔将!”

万魔阵,以血献祭,万魔出,魔将生。

随着他的话语,血池的池面开始沸腾起来,最后一名魔人爬出血池,万绝山狠狠地震颤了一下,修士们不明所以的对视一眼,未来得及惊讶,只见天魔宫上空的魔气凝聚成了黑色的实体,盘桓片刻后涌入禁地的方向。

陆宜修放弃了与苍梧的缠斗,飞身来至阵眼,抓住孟瑶的胳膊,“阿瑶!跟我走!”

“……师兄,没用的……我走不掉了……”孟瑶温和的看向他,眼神中平静无波,“你杀了我吧……”

只见孟瑶的双腿浸入血池中,漆黑的魔气包裹住了两条小腿,皮肤溃烂,血肉模糊。

“……”陆宜修运起灵气,双手散发出洁白柔和的光芒,附在了他的双腿上,魔气感应到灵气,稍稍褪了些许,不出片刻复又纠缠而上。

“没用的……”孟瑶摇了摇头。

血池之下,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破茧而出,整个禁地不住的颤抖,苍梧趁着几人的注意力都在血池上,化为一道黑风逃离出去。

“师兄!”孟瑶脸色苍白,仿佛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“杀了我吧!魔将就要现世了!快杀了我!”

“阿瑶……我下不了手……我下不了手啊!”

“陆宜修!我孟瑶背叛师门,堕入魔道,你这是在清理门户!为何下不了手?!”

“你不是!你没有!”陆宜修猛地抬起头,双目欲裂,“阿瑶,你不是叛徒……我都知道了……”

孟瑶错愕地看着他,“师兄……”

“我在师父的书房……看到了你写的密信……”陆宜修紧紧抓着孟瑶的手,“你是我从小养大的,你的字是我一笔一划教出来的……”

“阿瑶……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自血池中伸出一只巨大的手,五根手指嵌入池边的泥土中,手稍一用力,一名魔将的上半身破池而出,它昂起头,发出了兴奋的咆哮。

“宜修!快回来!”太清真人退至禁地边缘,朝陆宜修焦急的喊道。

“阿瑶!”陆宜修欲拉着孟瑶起身,魔将察觉到了他的动作,略微僵硬地转过身子,举起手中的斧子朝陆宜修劈来。

“噌——!”

霸下抵御住了魔将的一击,陆宜修却被魔气波及得气血翻涌,手中的刀险些脱手。

其余几人见二人脱身不成,纷纷上前攻击魔将,惹得魔将愤怒的一吼,将目标转移至了太清真人等人。

陆宜修见状弯下腰欲抱起孟瑶,却将自己的空门暴露在了魔将身后。

只见魔将的后心处突然探出一道黑色扭曲的身影袭向陆宜修,孟瑶惊恐地睁大双眼看向他身后。

“师兄!!”

陆宜修下意识地转过身,却已来不及躲闪,电光火石间,红色的身影挡在他身前,血雾蒙住了他的眼。

“……”陆宜修接住身前的孟瑶,“阿瑶……?”

黑影见偷袭不成,愤怒地尖叫着再次袭来,陆宜修抱着孟瑶,单手持刀,将其从魔将身上斩断,黑影惨叫着掉落在阵眼的尸骨堆上,魔气渐渐剥离,露出了陆绝的尸体。

血池再次沸腾起来,以魔将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,魔将不甘的吼叫着,却仍被卷入其中,消失不见。

与此同时,天魔宫外与众修士缠斗在一起的魔人们纷纷惨叫一声,血肉迸离,整个人瘫在地上,慢慢地变为一团腐臭的烂肉。

太清真人咳出一口血,却仍撑起身体来到阵眼处,看着金丹被毁,一头青丝变为银发的孟瑶,双唇颤抖着,“瑶儿……”

“……师父……”孟瑶靠在陆宜修怀中,“瑶儿让您失望了……”

太清真人闭上眼睛,忍住心中酸楚摇了摇头,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……”

孟瑶无力地笑了笑,随即看向陆宜修,“师兄……带我回清河宗……好不好……”

“好……”陆宜修抖着手想要抱起他。

“可不可以……像小时候那样……再背我一次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陆宜修背对着他蹲下,待他将身体的全部重量交给自己后,双手托住他的腿,将他牢牢地背在身后,一步一步的朝天魔宫外走去。

“师兄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背上的人将头靠在他的耳边呢喃着,鲜血染在红色的长衣上,风干成了大片暗红色的痕迹。

“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纤细的双手无力地垂下,银色的发丝被风吹散开来,飘落到陆宜修眼前。

陆宜修机械的朝前走着,路过打扫战场的修士们,也不看一眼。

脑海中浮现出当年初见孟瑶之时,那个小小的孩子对自己露出了一个胆怯却羞涩的笑容,画面慢慢与之后的记忆融合,最终定格在那棵桃树下,白衣青年回眸一笑,喊了他一声。

“师兄。”



“卡——!”

“恭喜杀青!!”

工作人员们拉开礼花筒,被聂明玦背在背上的金光瑶落了满身的亮片。

他从聂明玦身上下来,魏无羡递过来一杯奶茶,朝他挤了挤眼睛,“别忘了找我拍彩蛋。”

金光瑶接过奶茶,无力地朝他翻了个白眼。

聂明玦帮他把头上的礼花一一摘掉,白色的假发被鼓风机吹得有些乱,罗青羊在旁边暗搓搓地偷拍了一张发到微博上。

【不爱吃草的羊:日常撒狗粮(1/1)@聂瑶官方后援会 [图片]】

金光瑶卸了妆,换回自己的衣服,朝导演和其他演员一一道谢,坐在场边等聂明玦拍完最后几个镜头,两人一起回到了酒店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不造你们看没看懂剧本。

孟瑶背叛师门是假的,是他和装受伤的师父导的一出戏,目的是为了打入魔修内部。

这件事只有他和太清真人知道,其他人都只知道魔修内部有自己人的卧底,而不知道是谁。

至于为什么找他,是因为太清真人看出了他对陆宜修的感情,想借此斩断两人的情丝,好让二人在修仙途上走得更远,毕竟寡情寡欲,修为才能更上一层楼。典型的父母为了你好。

下章两人拍广告虐狗了。@

评论(2)
热度(61)

© 李泽言和方应看的蘑菇喵喵🍄 | Powered by LOFTER